Articles玫瑰少年谋杀案

November 24, 2023

Articles玫瑰少年谋杀案

November 24, 2023

玫瑰少年谋杀案
根据大马自由时报报道,在2023年10月3日,当年曾震惊大马的 ‘玫瑰少年’- 纳温(音译: Nhaveen) 谋杀案判决出炉:五名嫌犯被判无罪,并当庭释放。

控诉一
2017年6月9日,深夜,纳温与好友帕温 (音译: Previin) 在武吉牛汝莪区的大红花路邻里公园附近打算买宵夜。怎知,在路上纳温被五名年龄相仿的青少年出言嘲笑其气质阴柔。血气方刚的帕温一时气不过,想为好友出气,没曾想这一举竟为好友引来杀身之祸。

五对二的悬殊较量,结果显而易见。所幸帕温成功脱身,而好友却深受重伤,被送医抢救。结果纳温不幸在案件发生的几天后以头部遭受重击为由宣告死亡。在医生的检查下,不仅发现纳温背部被灼伤,甚至其肛门和生殖器都有伤痕。相信死者死前遭受了凌虐。

案件发生之后,霸凌纳温的其中四名嫌犯也以大马刑事法典第302条文(谋杀罪)与第34条文(共犯同罪)同读被控上庭。而另一名共犯随后也在2021年12月30日以相同的条文被控上庭。

控诉二
与此同时, 这四名嫌犯也因为在明登岭殴打了纳温与帕温而触犯了大马刑事法典第326条文(自愿使用武器造成他人严重伤害罪)被控上庭。 诡异的是,根据报案事实,这两桩霸凌事件在同一时间发生,也就是2017年6月9日晚上11时至12时。这也为之后的判决埋下了伏笔。

庭审
2021年5月3日,在事件过去了4年多后,庭审正式开始。

关键问题一
在庭审中,此案件的法官, Yang Arif Mohd Radzi Bin Abdul Hamid判定检方无法证明纳温的确切死因是否为尸检报告里面写的“头部遭受钝器外伤”,或其实是因为纳温本身患有的疾病导致。这是因为治疗纳温的医生并没有被传召成为证人之一。另一方面,检方也无法证实纳温受伤之后有没有被给予必要的治疗。

关键问题二
而围绕着庭审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作为检方传召的证人,帕温与其证词缺乏可信度 (lack of credibility)。虽然他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并亲眼目睹了案件经过,甚至自己也遭受攻击,但法官指出:他的供词无法证明是否有将近20个人在武吉牛汝莪区的大红花路邻里公园攻击他和纳温。同时,当时他声称在明登岭也发生了殴打事件。对此法官指出,同一个受害者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点,而因帕温也无法确定案发地点,所以整个案件的指控都处于模糊不清的状态。

同时,帕温自相矛盾的说辞也让法官严重质疑他的可信度。比如:帕温在国民学校就读,却声称自己不曾说过马来语,并向法庭要求淡米尔文翻译官,这也间接导致庭审变得更加耗时;与此同时,在嫌犯的辩护律师质问中帕温也承认有报假案。

除此之外,法官也指出第二个矛盾点:帕温说他在案件发生后马上就向警方作证了,但他却在案发四年后才向警局提交报告。法官接着说:四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如果他(帕温)真和纳温像他说的那么亲近,那他应该立即采取行动而不是等待四年之久。

因为种种原因,法官拒绝接受帕温的证词并且判定不能引用为证据呈堂。 接着指出,检方应该及早发现这名主要证人自相矛盾的问题并且传召佐证证人(corroborative witnesses) 来协助还原整起案件真相。

不仅如此,法官也在判决中提到在庭审进行中因为帕温的一面之词起诉第五名嫌犯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案发当时第五名嫌犯甚至不在事发地点。负责这起案件的警方也没有针对第五名嫌犯进行调查。法官指出警方在这方面并没有履行身为警察应尽的调查职责。

致此,法官判检方的初步认定案件(prima facie case) 不成立。

在判决的尾声,法官以五名嫌犯缺乏共同意图(common intention)去谋杀纳温为由判定他们无罪,并当庭释放。同时,这五名嫌犯的第二控诉也宣判不成立。

 

什么是初步认定案件?(Prima facie case)
根据大马刑事法典第180条文,副检察官在把嫌犯控告上法庭后,需要让初步认定案件成立 (established prima facie case),嫌犯或者嫌犯的律师才能开始辩护。如果初步认定案件不成立,嫌犯不需要为自己进行辩护并且需当庭释放。 可以说初步认定案件是刑事案在法庭程序的基石,如果基石不稳,整个案件就无法成立。

而副检察官在案件里面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他们的职责包括但不限于:决定起诉某个犯人 ,决定要传召多少位证人出庭, 梳理案件脉络,从警方那里取得证物并确认证物与案件有关之后呈堂,弹劾敌对证人等等。

 

为什么初步认定案件不成立?
在刑事案中有一项至关重要的原则,也就是 – 疑罪从无(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这项原则意味着任何因为刑事案而被控上庭的人,在未经审讯前都必须假定无罪。只有在副检察官成功排除所有合理的怀疑 (prove beyond reasonable doubt)后,并且嫌犯无法对检察官的指控提出有力质疑时 (raise reasonable doubt),法庭才会定罪并判刑。

而在初步认定案件中,副检察官需要提供强而有力的证据并且达到假定排除合理怀疑 (hypothetical Beyond Reasonable Doubt) 的标准。而界定标准是 – 即使嫌犯在保持沉默的基础下,光靠现有的证据足以把他定罪。法官会衡量检方呈上的证据的可信度和可靠性去决定犯罪事实是否存在后,再决定要不要让被告进行辩护,抑或是撤回这项指控。

而在这起谋杀案中,如同上文提到,初步认定案件不成立的原因是证据与证词有疑点:

第一,纳温的真正死因无法被确定;
第二,目击证人帕温提供了自相矛盾的说辞,和拥有报假案的不良前科;和
第三,缺少其他的佐证证人,让整个案件的疑点无法被厘清。

案件最新进展
2023年10月13日, 纳温母亲前往律政署(AGC) 递交备忘录 (memorandum), 希望律政署能进行上诉。而律政署官员随即通知纳温母亲他们已呈交上诉通知 (notice of appeal), 让纳温母亲忍不住泪洒当场。

 

*如您或身边的人遭遇校园霸凌,请拨打热线电话15999 (Childline Malaysia) 寻求帮助。勇敢发声,拒绝霸凌。

 

吴建南与合伙人律师事务所
实习律师
谢佳欣 笔

文章参考出处 (references) :

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23/10/03/5-found-not-guilty-in-t-nhaveen-murder-case/

https://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malaysia-teen-nhaveen-dies-after-brutal-assault-by-bullies

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21/12/30/fifth-person-charged-with-nhaveens-murder-4-years-later/

https://api.nst.com.my/news/crime-courts/2023/10/962434/nhaveen-murder-trial-high-court-acquits-and-discharges-5-men

https://api.nst.com.my/news/crime-courts/2023/10/962434/nhaveen-murder-trial-high-court-acquits-and-discharges-5-men

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23/10/03/5-found-not-guilty-in-t-nhaveen-murder-case/

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23/10/13/t-nhaveens-mother-in-tears-after-agc-confirms-appeal-over-acquittal/

Section 180 of Criminal Procedure Code
Section 376(1) of Criminal Procedure Code
Adel Muhammed el Dabbah v AG for Palestines [1944] AC 156
Section 182A of Criminal Procedure Code
Public Prosecutor v Mohd Aszzid Abdullah [2008] 1 MLJ 281

https://www.nknp.com.my/wp-content/uploads/2023/03/nknp_logo.jpg
https://www.nknp.com.my/wp-content/uploads/2023/03/icon_malaysianbar.png

© Copyright 2024 Ng Kian Nam & Partners, Advocates & Solicitors.
All rights reserved.

Kuala Lumpur

C-6-8, Block C, Plaza Mon't Kiara, No. 2, Jalan Kiara, Mon't Kiara, 50480 Kuala Lumpur.
+603-2704 7686
+6011-1093 3109
+603-2704 7687
nknp.adm@gmail.com

Follow us:

Negeri Sembilan

195-1, Jalan Haruan 5/6, Pusat Komersil Oakland 2, 70300 Seremban, Negeri Sembilan, Malaysia.
+606-6310 229
+6012-3310 140
+606-6312 170
nknandpartners.adm@gmail.com

Follow us:

Penang

No. 54, Tingkat 1, Jalan Mahsuri Mukim 12, Bandar Bayan Baru, 11950 Bayan Lepas, Pulau Pinang.
+6011-5503 3109
+6011-5503 3109
nknp.penang@gmail.com